首頁 >> 專題創作 >>脫貧攻堅 >> “奮斗在脫貧攻堅一線”曲長城的“幸福套餐”
详细内容

“奮斗在脫貧攻堅一線”曲長城的“幸福套餐”

时间:2020-10-30     作者:劉世芬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河北日報   阅读



嚴春曉(中)在田間與村民暢想曲長城的未來



  2018年3月,春風吹拂著燕趙大地。河北省又一批機關干部背上行囊,奔向尚未脫貧的一片片熱土,開始了他們為期三年的扶貧征程。


  已有兩年基層掛職扶貧經歷的河北省農業農村廳正處級干部嚴春曉,再次響應號召,克服困難,主動擔當,帶領剛畢業的名校碩士生韓廷耕、張占偉,來到河北省深度貧困村——陽原縣曲長城。


豐收的喜悅


  出發前,盡管嚴春曉對曲長城做足了“功課”,但真正走進村里,還是讓他和工作隊員吃了一驚,一腔真誠跟村民打招呼,迎來的卻是冷漠的眼神和尖銳的質問:“你們幾個娃娃能干啥?帶了多少錢下來?要是真能把水的問題解決好,三年啥都不干也給你們請頭功……”


  百廢待興,“好水”破冰


  水,是曲長城的命!這是嚴春曉的第一判斷。


  全面入戶走訪后,嚴春曉對這個深度貧困村有了更清醒的認識。2018年初,全村戶籍人口1139戶、3003人,建檔立卡貧困戶557戶1263人,占總人口的42%;其中未脫貧戶356戶721人,貧困發生率高達24%,在全省206個深度貧困村中體量最大;水差地貧、房破貌亂、業弱人散,相對閉塞,干群關系緊張,脫貧的基礎相當薄弱。特別是飲水問題,已經困擾了村民近30年。癌癥患者頻頻出現,因病致貧戶連年遞增?h政府先后從周邊村子引水,水質都不理想。多數年輕人外出打工,有條件的村民搬到縣城居;學校教育難以為繼,偌大的村莊在村里就讀的小學生只剩下50多人……


終于出水了


  幾十年的難題,要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破解,不折不扣完成脫貧任務,簡直就是“挑戰不可能”!而這是一場只能贏不能輸的硬仗,軍令狀已立,沒有退路。


  嚴春曉通過多方關系,找到省煤田地質局水文地質隊高級工程師齊俊啟。齊工帶領專家團多次現場勘察、調閱資料、儀器測量,最后提出要在村南襄山腳下打井。


  消息一出,回應給他們的就是當頭一棒。多年的求水經歷和固化思維,讓村民們已經不相信在本村范圍還能打出好水,更何況是在光禿禿的山上打井,“簡直就是瞎胡鬧!”嚴春曉把村民的質疑告訴專家,專家的解釋是,以前村民盲目打井穿透咸水層,而且這眼壞井正好在上水頭,導致全村水質逐年變差,村莊范圍內確實已經沒有好水。但半山腰的縫隙是天然水庫,不僅有水,而且水質很好。聽到這些,嚴春曉心里踏實不少。反復考量后,為了這一方百姓,嚴春曉把“找水”寄希望于專家身上。


  經過四個月的艱難準備,2018年9月8日,山上終于迎來第一批大型設備。依然半信半疑的村民像一個個“監控探頭”,隨時關注著山上的一舉一動。而這一關注,還真發現了大問題:大設備上山沒幾天就離開了!原來“遇硬則硬”的大家伙,遇到了“軟釘子”。鉆頭剛打下幾米,就被軟土層卡住了。拔出,再打,又卡;再拔,再打,還卡。反反復復打到36米,鉆頭再也拔不出來,再大的設備干著急使不上勁兒。這眼井就廢了。


  村民們心里剛剛升起的一絲希望破滅,非議聲幾乎能把嚴春曉吞沒:“在山上找水,一看就不靠譜!”


  嚴春曉催促中標方抓緊調整施工方案,盡快聯系新的施工隊上山。前前后后折騰了半個多月,第二批施工隊多次到現場查看,艱苦的環境讓他們望而卻步。


  翹首企盼中,曲長城迎來了真正的冬天,新的轉機也隨之到來。一家個體施工隊拉著“磕頭機”進場。


  冬天的襄山,北風呼號,干冷難耐,零下30攝氏度的氣溫,棉大衣根本無濟于事。不到一天,工人們忍受不了刺骨的寒冷,紛紛離開,只剩下隊長王素文進退兩難。


  嚴春曉掏心掏肺地對王素文說:“水就是曲長城的命,咱們這是在為3000人造福,一定要堅持下去。從今天開始,你只管安心打井,我負責一日三餐。我們工作隊給你送飯!”


  大包小包的各類食品送上山。中午晚上兩頓飯,嚴春曉和兩個隊員親自下廚,每頓有葷有素、合理搭配。山路崎嶇,顛簸難行,有時怕飯菜灑出來,嚴春曉只能一手握著方向盤,一手小心翼翼提著飯盒,按時把熱菜熱飯送上山,連續22天,雷打不動。


  王素文的“磕頭機”發揮到極限后,大型設備重新進場。嚴春曉與他們共同經歷了太多艱辛,王素文被深深打動:沒見過這樣的扶貧書記。


  2019年1月2日,必將被記錄在曲長城的歷史上:汩汩清泉噴涌而出,村民們蜂擁上山,在爭相品嘗第一口甘泉的同時,不忘用水桶提回家,讓全家人感受“幸福的味道”。


  “水是全村3000人的命根子,一盼就是30年。今天,終于讓你們解決了,你們是我們的大恩人呀!”早早爬上山坡的70歲老支委蘇全仁,激動地表達著全村人的心聲。


  也難怪,蘇全仁的兩個女兒在縣城工作,以前每當她們回村里,二老為了女兒,都要到外村去買“好水”。


  此時的水,不是一般的“好”,經權威檢測,各項指標全部優質,其中鍶含量0.29mg/L,達到礦泉水標準。曲長城的水質,一下子從全縣最差,變成了最好。


  打井治水的成功,讓曲長城人看到了無盡的希望,本不被看好的工作隊一下子成了全村的“主心骨”。


  2020年春節期間,中央電視臺以“決戰脫貧攻堅、決勝全面小康”為題,解讀中央“一號文件”: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,必須補上突出短板”。曲長城治水,當之無愧地成為全國的典型案例。


  百廢待興,一朝破冰。有了“好水”,全村盤根錯節的諸多難題,也都迎來轉機。


  幸福是奮斗出來的


  早在打井找水的同時,嚴春曉就謀劃了曲長城可持續增收的產業布局——冷涼地區特色精品產業示范園區。


  “劣勢可以變成優勢。曲長城地處北緯39.99度的黃金種植地帶,光照充足、氣候冷涼、晝夜溫差大,土質微堿,天然生態,發展特色、高效作物具有獨特優勢!睂<覀兘o出這樣的結論,嚴春曉就在專家和省農業農村廳的支持下,開啟了產業突圍之路。


  登上鏟車,與村民倒運有機肥;登上運苗車,與大家一起裝卸果樹苗;走進地壟,指導大家科學栽種……田間地頭,嚴春曉儼然一個“農把式”:以300畝皇菊、1.6萬株蘋果、萬株福棗、十個暖棚為主體,萬株玫瑰和多彩花海為補充的“三花三果”新產業基地橫空出世。


  “咱村種菊花,這可是頭一遭!”70歲的村民帥振明,當過兵,見識廣,他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承包過村里的果園,是村里的第一位萬元戶,多年來積累了豐富的種植經驗!熬栈ǚN植和育苗技術含量很高,我這一年可是學了不少東西!”如今,帥振明成了嚴春曉口中的“首席土專家”,負責村里產業園區菊花和果樹的技術管理工作。


  老支委蘇全仁自豪地說:“曲長城人現在真正揚眉吐氣了!”他也當過兵,算得上閱人無數,卻總是說,“嚴書記這樣的人我可沒見過,他為咱們老百姓付出的太多了!


  兩年多,曲長城的菊花產業已經向前延伸到大棚扦插育苗,向后延伸到烘干包裝和品牌營銷。創建了“陽原壺菊”“39度菊”“千米粟”“萌蘋果”等品牌,加入了832官方扶貧、首農扶貧、“冀旅農品”等集采平臺,開通了淘寶店,簽訂了兜底收購協議和消費扶貧直采基地。谷物加工廠的建立,給村民種植谷子托了底,谷子種植面積從2019年的600畝增加到2000畝,F在,曲長城的優質皇菊一朵賣到3到5元,草莓采摘一斤30到50元,品牌小米價格提升,香脆酸甜的小蘋果和福棗更成為市場新寵。


  土地得租金、勞務得薪金、分紅有股金、衍生服務有酬金……全村200多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在產業園區、加工廠區和建設工地打工,2019年僅務工收入一項就達60萬元,平均每人近3000元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實現翻番。


  2019年9月21日,為期一個月的曲長城首屆農民豐收節暨特色花果品鑒節拉開帷幕,千人齊跳廣場舞,百人同采皇菊,百年傳承非遺表演“背閣”閃亮登場,曲長城到處是一片歡樂的海洋。


  身在外地的曲長城村民看到視頻,紛紛留言:“一年沒回去了,家鄉變得好美!”當然,許多留言,還是采用了視頻最后打出的標題——幸福是奮斗出來的!


  扶貧必扶智,孩子們耽誤不得


  嚴春曉來到曲長城第二天,就做了一件讓曲長城小學校長肖海文難以置信的事。晚上才到村里,第二天上午先去的卻是村小學。


  嚴春曉看到的曲長城小學,硬件不錯,但貧窮與缺水加劇著村子空心化的同時,學校也幾近“枯竭”。


  與當時打井等諸多繁重的任務平行,嚴春曉死死咬住教育不放,掄開了“三板斧”——“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,英語是計算機老師教的,這種現實必須改變,必須請專業老師!”


  請專業老師涉及許多政策環節,并非一朝一夕能解決的。在配備專業師資之前,嚴春曉“就地取材”,他把自己也“取”來:親自給孩子們上數學課。省農業農村廳往陽原縣派了三個工作隊,共9人,都是名校的博士碩士,嚴春曉是總負責人。他把這些名校高才生全部融入曲長城小學日常教學,開展語文、數學、英語綜合素質的教育提升。


  2019年3月,嚴春曉把主管教育的副縣長、縣教科局以及鎮中心學校的負責人請到曲長城小學調研座談。參觀之后,嚴春曉拋出幾個問題:專業教師怎么招?優秀編外老師怎么聘?教師的積極性如何調動?大家一起討論,給了嚴春曉比較滿意的答案。


  隨后,嚴春曉親自連“搶”帶“挖”,三名優秀專業教師充實到教學隊伍,使各年級語文、數學、英語課程都由專業老師授課,音樂、體育、美術、微機等課程都得以正常開設。


  劉文燕是學校招來的英語特崗教師。有一天,嚴春曉沒打招呼就去聽她的課,讓他吃驚的是,劉老師竟能用雙語教孩子們。他與校長肖海文商量,不僅對劉文燕委以重任,還因此把學校改為“曲長城雙語小學”。


  在縣教科局的指導下,“村校共建模式”應運而生。由村委會統籌社會助學資金,設立教學質量獎和學習進步獎,對教學成績優秀的老師和期末成績優異的學生進行獎勵。學校、教師、家長、學生之間的互動更加親密,比學趕幫超的氛圍日漸濃厚。


  短短一年多,曲長城小學破繭重生。2019年,六年級畢業班綜合測評成績全縣第一名!


  2018年9月30日,上海東方衛視在曲長城做節目采訪肖校長時,他充滿悵然地說:“要是學校發展好了,出去的孩子能夠再回來,就好了……”似乎這樣說著說著,29名在外求學的孩子們就陸續轉回來了。家長們紛紛表示:早知村里學校變得這么好,就不出去了。


  有人問嚴春曉:“村里那么多事,你為什么先想到發展學校教育?”


  ——“扶貧必扶智,孩子們耽誤不得!”


  為曲長城織一塊“錦”


  “嚴書記在曲長城的歷史上寫下了重要一筆!


  “嚴書記總能給我們帶來驚喜,住樓房,那可是連夢都沒敢做過!”


  村里上歲數的村民紛紛述說著……


  走在曲長城,一段段殘存的不規則的堡墻,見證著村子悠久的歷史。然而,道路和房子也同樣“悠久”,雨蝕風摧,泥濘不堪。曲長城貧窮了幾十年,絕大多數人住的都是老舊房子,一遇雨天,岌岌可危。


  多年從事農業農村工作,嚴春曉對農村、對農民有深厚感情。如何讓村民不花錢,既高質量實現“住房安全有保障”,又朝著生態宜居的方向發展,成了壓在嚴春曉心頭的另一件大事。


  說來也巧,國家適時出臺了針對深度貧困地區的“土地增減掛鉤政策”,將宅基地恢復成耕地,一畝地指標交易至少30萬元。嚴春曉和村支書武曉敏與鎮黨委書記薛源多次商討,并充分征求村里意見,決定建造六層電梯樓房。


  在熱火朝天的建設工地,綿綿細雨中,嚴春曉帶眾人沿著電梯井旁的樓梯登上已經封頂的一幢樓房,舉目四望,仿佛看見昔日的驛馬蕭蕭,卻被眼前的一川煙雨拉回現實。嚴春曉指著樓下介紹:這一片是綠地,那一塊是花園,這里是幼兒園,那里是幸福養老院……一幢幢新樓房在腳手架中屹立,首批400多戶村民將于2021年春天從土坯房搬到寬敞明亮的新樓房安居。


  陽原縣常務副縣長劉家利說,宜居小區,讓曲長城提前迎來幸福生活。


  而讓劉家利更欣慰的,則是嚴春曉把被幫扶者變成了幫扶人。


  2020年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關鍵時刻,從中央到地方的諸多媒體傳出一條消息,“剛剛脫貧的河北省陽原縣曲長城村3003名村民,向湖北神農架慈善會捐贈了甲強龍針劑840支、優質菊花茶1920罐,累計價值6萬元!


  與社會組織的大額捐款相比,6萬元實在微不足道。但它來自全省最大的深度貧困村,捐款人不僅有老黨員,還有百歲老人;不僅有普通村民,還有五保戶;不僅有在校大學生的勤工助學款,還有中小學生的壓歲錢……


  曲長城村大人多,五保戶、孤寡老人、殘疾人等特殊群體相對較多,這些群體更需要關注、幫助和陪伴。在嚴春曉的倡議下,愛心志愿者服務隊成立了。嚴春曉帶頭參加志愿活動,每月捐款300元注入愛心基金,日日月月堅持下來,引發“蝴蝶效應”,自愿捐款數額十分可觀,愛心志愿者團隊成為曲長城的一張新名片。


  嚴春曉給村里制訂的目標是:老有所享,壯有所為,少有所學。而他最愛說的是:“曲長城現在美,將來更美,曲長城的美我帶著你們去發現!


  2020年3月6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強調,要接續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。嚴春曉對此深有感觸:“精準扶貧是雪中送炭,鄉村振興是錦上添花!薄拔椰F在做的,就是要在高質量脫貧出列的基礎上,為曲長城織一塊‘錦’,為增添繁花奠基鋪路!


  能夠參與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并做出貢獻,一輩子值得驕傲!工作隊進駐的兩年多,第一書記嚴春曉用他為曲長城村民烹制的“幸福套餐”交上一份出色的答卷:開山(山上引泉水)、辟地(荒地栽花果)、強基(村里建樓房)、固本(校園提質量)、立心(初心強黨建)、鑄魂(文明樹村風),使曲長城村脫胎換骨、華麗蝶變。嚴春曉本人連續兩年被評為“河北省扶貧脫貧優秀駐村第一書記”,所帶領工作隊連續被評為“河北省扶貧脫貧先進駐村工作隊”;2019年榮獲“河北省脫貧攻堅獎創新獎”;被第七屆中國民生發展論壇評為“最美奮斗者”……2019年底,曲長城村高質量脫貧出列,踏上了鄉村振興的列車。


  金秋豐收時節,村內村外,滿目金黃。一個個令人振奮的消息,正伴隨著大自然的腳步,翩然飛來……


 。ū景鎴D片均由嚴春曉提供)

电话直呼
在线留言
联系我们:
暂无内容
還可輸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,一本到高清视频免费观看,一本到在线视频免费不卡观看